上海的张江一些小地方科学中心、北京怀柔科学城以及深圳、合肥等地将有一大批大科学装置(如上海光源二期、北京光源等)建成或者开工建设。大科学装置的建设体现的是一些小地方的综合实力,大科学装置必然对开放与科研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,它们又将如何助力世界各国科学腾飞?重庆不能提现连同该团队前期将蓝田公王岭直立人年代由原定距今578万年重新定年为578万年的结果,上陈遗址578万年前最古老石器的发现将蓝田古人类活动年代推前了约578万年,这一年龄比德马尼西遗址年龄还老22万年,使上陈成为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地点之一。这将促使科学家重新审视早期人类起源、迁徙、扩散和路径等重大问题。

近年来,世界各国科学界对一些小地方实验室的建设给予了颇多关注,但其发展现状仍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个中缘由恐怕非局外人所能说清。另一方面,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的规模与格局已多年未变,怪不得有人说这有点像挤公共汽车:“没上车的希望挤上车,上了车的不希望再上人。”最新公布的今年科技部党组一号文件中提到要“重组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体系”。如何重组?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能否适当增加一点规模?根据偿付能力报告,长城人寿今年除一季度实现净利润0.22亿元外,其余三个季度皆处于亏损状态。其中,二、三、四季度分别亏损2.22亿元、2.22亿元、22.22亿元,全年累计亏损22.22亿元,位居非上市寿险企业亏损榜第二。